陈泓宇:坠落后的重生

《Toggle星客驾到2》本期邀来能屈能伸的视帝人马!陈泓宇走过人生低潮,秉持Fighter大无畏精神,谷底翻身,转型暖男,再创事业高峰。

shaun1

采访:卓燕翎、邓永君

文:邓永君
摄影:郑明建

拍摄/剪辑:冯敏诗、邓秀英、谢惠娟

Toggle星客驾到2》本期邀来能屈能伸的视帝人马!陈泓宇走过人生低潮,秉持Fighter大无畏精神,谷底翻身,转型暖男,再创事业高峰。

广东话有句话叫做“世界仔”,形容懂得人情世故,待人接物圆滑的人。

陈泓宇一直都给人这样的感觉,曾经多次有人说他“油”,也有人说他社交手腕好。

懂得人情世故,是好事,尤其在娱乐圈,是求生技能。

他笑说:“我是Fighter。”

Fighter不是与生俱来的,是一路走来的经验造就。

家里有7个小孩,他是备受宠爱的老幺,但没有被宠坏。

从小在乡下长大,童年非常单纯,不是玩弹珠,就是到河里抓虾。

当时,幸福垂手可得,第一个梦想是当羽毛球国手,代表马来西亚出国,打遍四海无敌手。

一整个中学生涯他都在练球和学校之间徘徊,早上练球、中午上课,每个星期搭一两个小时回家乡,虽然成绩老是吊车尾,但生活平淡而快乐。

“打羽毛球需要一定的纪律。练球很辛苦,7点起床,8点到球场,练3、4个小时。然后搭巴士回宿舍,整理休息一下吃个饭就要搭巴士到学校。”

16岁,选不上国家队,也没气馁,接受命运把梦想变兴趣;退而求其次,到吉隆坡求学。

“当时也不知道读什么,妈妈说读工程师,我就读了。不过真的不喜欢,逼自己去读,考试还偷看,哈哈。”

shaun8

起飞

“那时没有什么责任,演戏可以帅帅的,赚新元也,兑换率也不错。”

真正的转捩点是当兼职模特儿开始。如果说一个经验就是一块拼图,他在不知不觉中已慢慢地拼凑着属于自己未来的命运版图。

“朋友叫我参加Manhunt,我什么都不懂地就去了。没想到第二圈要穿泳裤,你知道…‘那里’(胯下)有很多杂毛,很难看,哈哈哈!”

硬着头皮走完,陪朋友面试,自己却被选上的老土的故事没有发生在他身上。 “台步走得很僵硬,好像Robot,身材也不行!”

“从这件事我知道自己蛮大胆的、不会害羞,也没有camera shy。”

用500马币买了一台老铁马,每天骑着去上课或试镜。“每次去工作的时候,就把摩托车停在很远的地方走过去…不好意思嘛。”

毕业后,从电线技工、喷漆工友、银行信用卡和眼镜推销员…陆续换了几份工作,后来觉得工字不出头,梦想从当初的羽毛球国手变成了眼镜店大老板。

殊不知计划跟不上变化,因缘际会认识了新传媒高层,包袱款款来到新加坡,没想到这一待就14年。

“当时我开了一辆马来西亚国产车,一个人从吉隆坡开到新加坡,还载了床褥、衣服…很多东西,没钱买新的嘛!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蛮过瘾的,哈哈。”

“试镜很简单,一页纸的戏,只有两个人的对话,我NG了50-60次,也不知道自己在演什么,以为合约没了,可是他们说没关系!”



下一页:坠落

Report a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