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厚任儿子当导演 嫌老爸演技浮夸

朱厚任儿子朱哲宇自费4万新元拍短片,邀爸爸担任主演;他形容老爸的表演方式“太夸张”!

朱厚任儿子当导演 嫌老爸演技浮夸
照片提供:NYFA 2016

朱厚任儿子朱哲宇自费4万新元拍短片,邀爸爸担任主演;他形容老爸的表演方式“太夸张”!

朱厚任的26岁大儿子朱哲宇(Jonathan Choo)和爸爸一样热衷于电影制作,自17岁开始在父亲的公司“雄厚”帮忙。他曾担任电影《Auntie Lucy之Auntie也灌篮》的制作统筹,以及操刀郑斌辉电影《再见巨人》的幕后制作专辑。

朱哲宇目前就读南洋理工大学设计与媒体系4年级,即将于7月份毕业。

他与系友一起制作的毕业报告是一部20分钟的短片《Han》,成功入围新加坡第二届《全国青年影片奖》(National Youth Film Awards)7大奖项。

朱哲宇也入围了“最佳导演”以及“最佳剧本”两大个人奖项。

昨早,朱哲宇与其他入围者一同出席记者会,分享拍片心得。

《全国青年影片奖》由SCAPE主办,旨在提供平台让本地电影人展示作品,同时发掘和提拔更多对电影有热忱的新生代。今年是SCAPE第2次主办该活动,反应相当好,共有260部参赛作品,比去年多了10%。

朱哲宇接受Toggle专访时说,短片《Han》名称源自韩语发音“Han”(한),意指未放下的怨恨、愧疚等复杂情绪。

剧情讲述一位新加坡青年因撞死韩国女子后逃逸,被判入狱。男子对自己的罪行深感抱歉,于是委托父亲向死者的家属致歉。

而饰演这名父亲的演员,就是朱哲宇的父亲朱厚任。

为追求真实感,朱哲宇一行人去年11月赴韩国取景拍摄,从物色场地到征聘韩国演员,都自己一手包办,4天内完成拍摄。

自资4万新元拍片
朱厚任儿子当导演 嫌老爸演技浮夸

朱哲宇与团员接受主席朱韦仲(Nicholas Chee)访问,分享拍片心得。

问及制作费用,朱哲宇苦笑:“4万元。这数字对于拍一个20分钟的短片而言,是很大笔的花费。”

他解释,团队去年接到本地一家公司邀请拍广告,拿了酬劳后才有资金筹备短片。

“Project的酬劳当然没有4万元,其它资金来自团员们的亲朋戚友,大家帮忙资助。”

他强调,没有向老爸伸手要半分钱,甚至没付酬劳给他。

“我们决定找我的爸爸演出,纯粹只是因为角色适合,并无其他原因。”

朱厚任是本地资深演员,参演无数电视剧,本身也制作过不少电影,台前幕后经验丰富,在片场会否提供儿子导演意见?

“他完全放手让我自己去做。当然演技上,他会提出自己的见解,但我们不至于起争执。”

朱哲宇笑说,爸爸当了40年电视演员,演出方式运用在小品制作,略显浮夸。

“比如翻书等简单的动作,他会用比较夸张的方式演绎,我要求他不要这样,哈哈。他接受我的意见,偶尔也会跟我解释为何他的演出方式比较好。最后拍出来的效果都是大家满意的。”

下个月即将大学毕业,朱哲宇坦言目前正在找工作,希望朝幕后发展,也渴望到国外闯一闯。

会否步爸爸后尘当演员?

朱哲宇直摇头,说不可能。

“我还是对写故事比较感兴趣…或许以后可以再跟爸爸合作,让他来演。”

欲让儿子接手公司
朱厚任儿子当导演 嫌老爸演技浮夸

记者致电朱厚任聊父子的合作过程,后者喜滋滋表示,已经看过短片,对于儿子的执导能力相当满意。

“当然,他还是有必须改进的地方,不过他的作品比以前成熟很多,这次还到外国拍戏,自己处理场地申请等手续,挺厉害的!”

至于儿子形容爸爸演技浮夸,朱厚任笑说,已经习惯电视台的演绎方式,所以这次能用新的方式演戏,感觉新鲜,二话不说答应演出。

“拍8频道剧,我们通常自己准备好一套表演方式,在片场与导演大概商量后,直接开始演戏。”

“这一次,我完全让自己放空,尝试忘掉以往的演出方式。我会在片场问我儿子‘你要我怎么演?’,然后用他的方式演绎,毕竟他最了解整个故事。”

提到儿子即将毕业,朱厚任表示,不干涉儿子的选择。他已经跟儿子讨论过,有意让他接手自己的公司。

“我不强迫他一定得接手,只是想让他知道爸爸全力支持他所做的。况且,我不可能为他铺后路,总得放手让年轻人做他们的事。”

《全国青年影片奖》颁奖典礼将于7月23日举行,目前忙着拍摄《富贵平安》和《大英雄》的朱厚任回应,若当天没拍戏,一定出席活动,为儿子打气。

更多有关《全国青年影片奖》的详情,请浏览官方网站

相关连接:
陈丽贞朱厚任“老少配” 尺度宽无所畏
《长辈》演员无极限:潜水 攀岩 床戏一把罩

朱厚任儿子当导演 嫌老爸演技浮夸

Report a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