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洋留守本地 努力适应人气

向洋努力适应人气,想在社交媒体上当“普通人”;新EP将收录华语作品,不排除往中国发展。

向洋留守本地 努力适应人气

吴欣盈摄影

陈诗琦拍摄/剪辑

本地歌手向洋(Nathan Hartono)在上周五的《中国新歌声》总决赛中获得亚军,正式结束比赛旅程的他前晚返回新加坡。

他今早在繁忙的行程中抽空接受Toggle专访。回忆起参赛过程,向洋表示比赛行程紧凑,而且中国观众非常密切关注《中国新歌声》,他的压力可想而知。实在无法承受时,他靠跑步和自己喜爱的音乐解压。

25岁的他坦言:“我很庆幸在现阶段参加了比赛,如果是在16或17岁时参加,一定承受不了这一切。有了历练,我才知道怎么去面对媒体和观众的反应。”

事实上,向洋早在2005年就通过《Teenage Icon》歌唱选星比赛出道,还推出过专辑。发片打开知名度,陆陆续续在各种慈善晚宴、妆艺大游行、国庆庆典等大小型活动中演出,并在滨海湾艺术中心开过迷你演唱会。

向洋透露,11年来累积的表演经验确实让他和其他学员相比有较大的优势,对比赛有帮助。

“很多人常说我在舞台上看起来很轻松自在,但其实表演过的人都知道,一旦踏上舞台难免就会紧张。即使彩排时表现得再好,到真正表演的时候一定做不到满分。但随着表演机会增加,就会自然建立起抗压力。”

不过,他坦言其他学员也有自己没有的优势——语言。

 “不单单只是跟人沟通而已,如果是日常生活中的对话,我没有太大的问题。”

他认为音乐和语言两者相通,如果不了解歌词表达的意境和感觉,就很难把歌唱好。大家能够非常自然地唱华语歌,但他必须把歌词翻译过,好好“消化”一番,才能够诠释对。

一直以来都靠自己

向洋留守本地 努力适应人气

照片取自向洋社交媒体

向洋因《中国新歌声》一举扬名海外,获得许多海内外粉丝支持,名气大幅度增加。他参赛后新设微博帐号,开通短短2个多月就有超过7万粉丝,足见其人气。

面对突如其来的关注,向洋表示他的生活目前还没有太大的改变,但他试着习惯聚光灯下的生活。

“在中国的时候尤其困难,比如有时得搭很早或很晚的班机,已经很累了,心情也不是很好,到了机场还有一大堆琐事要处理,你只想要一个人静静……”

“但有次在上海机场时,有很人在拍照,其实我从不介意跟人合照,但他们不是要求跟我合照,而是明目张胆地站在我面前拍我的照,真的很尴尬。之后我因为行李超重必须打开重新整理一番,10分钟后我就在社交媒体看到我蹲在地上收拾行李的照片了。”

但向洋认为,社交媒体应该呈现最真实的自己,没有必要因为在意世俗眼光而改变自己或约束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

“如果可以,我希望尽可能在社交媒体上做个普通人,我不想当一个品牌,不想当公众人物、艺人。”

不过,向洋坦言,已经建议父母将他们的社交媒体帐号转为私人,以保留一点隐私权。

“我开始在网络上看到我从未PO过的照片,但后来发现原来是父母分享在他们的社交媒体上的。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这事,只希望观众能够尊敬该有的界限。”

向洋人气暴涨,家世自然也被起底。他是同乐集团创办人周颖南的外孙,舅舅是同乐餐饮集团总裁,妈妈则是同乐集团的高级副总裁。

被冠上“富三代”的名义,向洋豁达表示大家对于他的家世好奇很正常,自己不隐瞒也不介意。

不过他坦承,除了曾经因为人手不足而到哥哥负责打理的同乐旗下餐厅“Dancing Crab”帮忙两周,他平时和家族生意并没有交集。

“虽然我的家庭在新加坡拥餐馆事业,但我一向来靠自己。幸运的是,我在过去几年能够通过音乐赚钱过生活。”



下一页:与周杰伦合作“在所难免”

Report a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