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长达1年多的《118》场景拍摄,昨日在一片依依不舍中结束,众多演员泪洒摄影棚!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27/08/2015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邓永君、张思嘉采访/摄影
冯敏诗、谢惠娟拍摄/剪辑


长达1年多的《118》场景拍摄,昨日在一片依依不舍中结束,众多演员泪洒摄影棚!

新传媒8频道长寿剧《118》将在10月播出大结局,剧组昨日在拍摄场景举行收工派对。摄影棚内热闹非凡,主要演员潘玲玲、徐彬、陈汉玮、刘玲玲、陈天文、周崇庆、周初明、雅慧、洪凌、沈惠怡、曾诗梅、苏梽城、黎沸挥、黄思恬等,几乎全体演员都在场。

《118》剧情紧扣生活课题,播出后获得不少好评,更深受观众喜爱。该剧还因此从原本的190集,追加到255集。

拍摄工作1年多,演员之间都培养了深厚的感情,剧集即将播毕,大家都感到非常不舍,不希望剧终。剧组昨日也完成了最后一场的场景拍摄,杀青后,大家都忙着在场景被拆除之前到处拍照留念。

潘玲玲、雅慧、沈惠怡、黄思恬、姚懿珊等相拥而泣,连周初明、陈汉玮、苏梽诚、周崇庆等男艺人也都眼眶泛泪,现场洋溢着一片依依不舍的气氛。演员们与全体工作人员拍摄大合照时,虽然都努力挤出笑容,却也掩饰不了内心的伤感。

演员们最怀念的是什么?令他们印象最深刻的又是什么?Toggle和主要演员们一起回顾拍摄过程的点点滴滴,继续点击看!

《118》每逢星期一至五,傍晚7时30分, 8频道播出。

周初明:《118》牌匾将会收藏在家中
周初明:《118》牌匾将会收藏在家中
27/08/2015

周初明:《118》牌匾将会收藏在家中

在剧中饰演夫妻的周初明和潘玲玲一同接受Toggle访问,但潘玲玲难以平复情绪,因此大部分的问题都由周初明回答。

潘玲玲事先说明:“看我样子你就知道,我真的很舍不得。今天就让初明说吧,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在戏里都是比较霸道,然后爸爸在旁边就是什么都ok ok,今天就让他说,我在旁边看。”
谈及最珍贵的回忆,周初明表示是和《118》演员们之间那种难能可贵的友情。

“这友情不单单只是一两个同事,而且一大群,2、30个同事。这么多友情建立起来其实真的很不容易,很巧妙的是我们都很合得来,想法都很一致,真的不像同事,很像一家人。”
主要演员们几乎都哭成一片,但周初明表示,他没哭并不代表自己不难过。拍摄结束后,他的失落感很大。

“你看我们两个都拍了20多年的戏,我第一次在结束的时候,完全没有快感,真的只有那种很伤感的感觉,很舍不得,所以有事没事我们都会聚会。今天来到场景,看到都拆了,就这样,一年来所累积的情感好像就这么被外人给摧毁,心里非常纠结。平时拍戏的时候还能相聚,但拍完了大家各分东西,比较难了。”

“要要发”咖啡店牌匾会保留下来,由周初明收藏在家中,所以估计大家以后也会常到他家里聚会,看看牌匾,怀念一下以前拍摄的美好时光。

徐彬:入行以来第一次没有感到压力
徐彬:入行以来第一次没有感到压力
27/08/2015

徐彬:入行以来第一次没有感到压力

刚拍完在《118》里的最后一场戏的徐彬告诉Toggle,有好一段时间都在外景拍摄,很久没有到摄影棚了。

“今天一踏进去,就发现整个家都已经拆了,看到都是空空的,心就感觉很堵,好像没办法呼吸一样。”

他接着说:“我一直跟自己说不能掉眼泪,但看到阿爸阿妈(周初明和潘玲玲)哭,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一直流下来。”

徐彬坦承,从入行第一天开始,就觉得当艺人很难,除了要在各方面努力之外,也要承受很多的压力,不过在拍《118》时,每天都很愉快,也没有任何压力,因此他和所有演员一样,都期盼着会有续集。

雅慧:已经忘了自己是谁
雅慧:已经忘了自己是谁
27/08/2015

雅慧:已经忘了自己是谁

访问进行不到5秒钟,雅慧就开始哽咽,好一阵子才平复情绪。

“我其实是个蛮坚强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你们的camera一拍我,我就突然间要崩溃了,不知道要说什么。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嘛,总要结束的。”

她感性地说:“在这个地方生活了一年多,比我在家里的时间还要多,我想我最舍不得的应该是大家合作的默契,还有整个环境,因为场景对我们来说是很熟悉的地方。”

雅慧表示,一直很感激能够接到“金枝”这个角色。“就连走在街上,人家也都会喊我“金枝金枝”。她其实是个很平凡的角色,所以刚开始拿到角色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诠释,可是我很享受,我现在都已经变成金枝了,我都忘了自己是谁。“

雅慧坦言,非常享受在场景拍摄的感觉。她分享,周初明每天都买早餐给他们,大家围在餐桌一起吃,感觉非常温馨,这就是一种淡淡的喜。

《118》结束后,雅慧马上就投入拍摄明年的贺岁剧《钱来运转》。她透露,新的角色和金枝完全不同,因此对她来说是相当大的挑战。

“毕竟演金枝演了一年,所以怕不能跳脱,我想应该要花一点点时间去调适回来。”

周崇庆:从最熟悉的陌生人到家人
周崇庆:从最熟悉的陌生人到家人
27/08/2015

周崇庆:从最熟悉的陌生人到家人

《118》开拍第一天,周崇庆主持了开镜仪式,如今收工派对同样由他主持,也算有始有终。

周崇庆接受Toggle访问时透露,主持收工派对时,突然感触良多。他坦言,以前虽然常和《118》演员们在工作场合上碰面,大家顶多也只能称得上是“同事”,连朋友都不是。

“因为去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就发现其实原来我们跟彼此很近,但都没有很熟。如果你看去年《红星大奖》第二场,我坐在潘玲玲旁边,洪凌坐我后面。当他们报我的名字说周崇庆得奖,我要上台的时候,潘玲玲跟我握手,那时候就是很‘呃,嗨’,很轻描淡写的握手。”

“还有去年《红星大奖》第一场,黄思恬就坐我旁边,一年后,她叫我宝贝,我叫她宝贝。一年后,我叫潘玲玲老妈,我叫洪凌小妹,而且我们几乎每天都见面,没有见面的时候就会很想念彼此,然后就会说我们一起出去吧,哪怕是吃个晚餐也好。这一年原来可以发生这么多事情,一年可以让我们彼此了解这么多。”

看到“老妈”潘玲玲哭得如此伤心,是否有上前安慰她?

他透露,大伙儿日前到一家餐厅吃泰国餐,餐厅的驻唱歌手邀人上台演唱,李家庆上了台。陈汉玮就和潘玲玲说,这样子的画面,下一次聚会也许就再也看不到了,潘玲玲听后,眼泪直流。

当时周崇庆就预料到她今天一定会很辛苦,而且肯定会哭。

“今天早上老妈在化妆的时候,她就已经不能自己了。她一直在我们的group chat说她爱我们。”

洪凌:为什么被整的人每次都是我?
洪凌:为什么被整的人每次都是我?
27/08/2015

洪凌:为什么被整的人每次都是我?

照片取自洪凌Instagram。

洪凌的最后一场戏是和“大姐”雅慧在房间里拍摄的,她透露,那里是她和大姐、老妈(潘玲玲)掉过最多眼泪的地方,所以会很怀念,所以我们知道场景要拆的时候,就一直到处狂拍,做纪念。

当天,洪凌父母也有来探班,洪凌之后还将他们一家在场景拍的照片分享到Instagram。她解释,爸妈都是《118》的忠实观众,反正场景就要拆了,就带他们来参观。

记者请洪凌分享拍摄过程中曾经历过的“喜怒哀乐”,她回答,快乐来自于每次接到脚本的时候,看到有一家人一起拍摄的戏时的那种期待感。

“最哀的应该是这几天吧。虽然以后还是有机会见面,但跟在家里见面的感觉不一样。不过马上就得拍另外一部剧《真探》,所以告诉自己要move on。”

至于“怒”,洪凌笑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爱睡,每次在场景都会睡着,然后睡觉时的样子就会被《118》的每一个人拍下来,而且他们都专门挑一些很丑的角度来拍,比如拍鼻孔的close up之类的,很unglam。我们有一个group chat,他们轮流拍完过后就会在group chat里面分享,我就想说为什么每次被整的人是我!哈哈!”

陈汉玮:像大哥哥一样
陈汉玮:像大哥哥一样
27/08/2015

陈汉玮:像大哥哥一样

对沈惠怡赞赏有加的陈汉玮说,和她对戏时,都会带动彼此、互相帮忙。两人从开拍到现在培养的默契更不必说,只要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会做什么,感觉非常过瘾。

他告诉Toggle记者:“我很喜欢Sheila,因为她是个很乐意听我们意见,然后又很放得开的一个演员,她一点也不像一个模特儿,因为模特儿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冷,但她非常随和,很亲切很好玩的一个小妹妹。”

“当然其他演员也合作得很开心。我做了20多年的演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拍完戏以后还会聚在一起,没拍戏也会来探班,真的是像一家人。”

虽然自认不是个会轻易掉眼泪的人,但看到这么多人哭,想必也很难受?

陈汉玮表示,不哭并不代表不难过,只是每个人的发泄情绪的方式不一样,他是属于比较冷静的人。

“我想要以一个大哥哥的身份来带那些新演员、同辈演员一起勇敢的走下去,因为结束了不是个坏东西,就让大家期待更好的part 2,或是更好的合作机会,我们不可能永远停留在《118》,必须往前走。”

沈惠怡:了解“剧终人散”的道理
沈惠怡:了解“剧终人散”的道理
27/08/2015

沈惠怡:了解“剧终人散”的道理

沈惠怡一见到空荡荡的摄影棚,就忍不住哭了。“感觉好残忍,好像真的把我们的房子拆了一样。”

众多《118》演员中,她最舍不得陈汉玮。“我记得第一场戏就是跟他,他教了我很多,无论是拍戏方面还是做人的道理,戏里戏外,从刚开始认为他是大哥所以有些距离感,到现在一起开玩笑、一起玩,我们一路走来太幸福了。”

被问及最怀念的人事物时,沈惠怡说:“我很舍不得我跟Uncle娘的房间,因为我们在那里有最多戏。我们每次拍一大群人的戏,主要都是在客厅或饭厅,所以在那里也有很多回忆。我们休息的时候都会在沙发上聊天、唱歌。戏空档时也都会到自己各自的房间睡觉,还会带抱枕、棉被啦,真的好像自己家的感觉。”

她还说:“我记得有一次刚好全家人都在睡觉,潘玲玲就叫我们起来,说要拍戏了,大家就懵懵懂懂地走到客厅,真的很像妈妈叫醒孩子的感觉。很微妙,这些都是只有我们当事人才能够了解的。”

她坦承,早就知道“剧终人散”的道理,也预料到会有道别的一天。“大家都告诉我拍戏是这样的,习惯就好。但真的,不是当事人是不会了解我们的这种不舍的心情。我都会告诉他们我会学会放开,但都是假的,实在放不下啦,拍这部剧的感觉太特别了。”

沈惠怡透露,接下来会参加一些综艺节目,12月也将参演另一部重头剧,但结束《118》之后还有一点休息时间,所以打算放个长假,才筹备新戏。

黄思恬:最难忘和徐彬发生争执
黄思恬:最难忘和徐彬发生争执
27/08/2015

黄思恬:最难忘和徐彬发生争执

黄思恬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哭,但见到徐彬和周初明留下男儿泪,就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了。虽然不舍,但黄思恬保持着乐观态度,坚信“景散人不散”,大家感情不会变。

谈及自己的感受,黄思恬分享,今早踏进摄影棚,虽然几乎已经是空荡荡,但依然清楚记得每一个家具的位置。

“1年的时间转眼间就过了,我无法用言语表达对《118》的爱。可以遇到这帮人是入行以来最幸福的事,这一年发生的点点滴滴,一定终身难忘。”

至于最想念的人,黄思恬坦言:“不是说虚伪话,大家感情真的都很好。这一年来,大家就算没有拍戏,也都会出去喝喝酒,吃吃饭,然后不知不觉这群人都变成我的死党了。”

“但最舍不得的应该是李家庆,因为他在9月就要回台湾了,我不知道到时该怎么办,我不知这个道别要怎么说。”

到时会到机场送他吗?

“一定会,其实他有想过要悄悄地一个人离开,不告诉我们,我就跟他说,如果你敢不说一声就走,我立刻定飞机票到台湾去揍你。”

黄思恬透露,李家庆离开新加坡之后,还是会继续和他保持联络,她甚至已经跟《人生无所畏》剧组请假,在12月份飞到台湾去看他,可见两人私下感情有多好。

谈及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戏,黄思恬回忆,近期和徐彬对戏时,产生了一些摩擦,让他们小吵了起来。

“那天他的感情都不到位,这样也会影响我,我就生气,气为什么他的情绪不对,我们吵了一下,剧组还因为我们暂停拍摄,所以那场戏的效果其实不是很好。当天晚上我就发简讯给他,告诉他问题在哪里,他也告诉我我的问题在哪里,大家说清楚,隔天就没事了。”

黄思恬坦承,大家的关系已经到了任何事都能摊开来说的阶段,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谁也不会藏在心里,而且就算有话直说也不会伤感情,这一点非常难得。

刘玲玲:儿子多了疼爱他的叔叔阿姨
刘玲玲:儿子多了疼爱他的叔叔阿姨
27/08/2015

刘玲玲:儿子多了疼爱他的叔叔阿姨

继《同心圆》后,刘玲玲时隔10年再拍电视剧,所以《118》对她来说,意义特别重大。

“我通常都在外面表演比较多,所以一直觉得自己不属于电视台,但他们也没有把当外人,这绝对我人生中最灿烂的回忆。现在我所做的工作,不一定要赚很多钱,但它一定要能在我生命中留下难忘的回忆,将来我演的戏,都是留给儿子看的,所以《118》对我来说非常珍贵。”

被问及拍摄期间所经历过的“喜怒哀乐”时,刘玲玲认为,最让她感到欢喜的是自己两岁大的儿子现在多了一群疼爱他的叔叔阿姨。

“原本我的朋友圈子就只有这么多人,现在又多了《118》这帮人,他们看到我的孩子就好像看到亲戚一样。”

至于怒,刘玲玲分享,曾经为了赶来电视台,开快车闯红灯,结果被扣了10分,很生自己的气。

“说到哀,这一年有很多人生转折,有人生日,也有人往生,会让你觉得人生无常,要珍惜当下。剧组有人的亲人去世了,你也会当作自己的亲戚过世一样,大家都会互相帮忙、鼓励。所以我觉得人生中有哀,并不是件痛苦的事情,而是一种爱的分享。”

大部分艺人回答问题的时候,都会觉得“喜”和“乐”意思差不多,所以选择一起回答,或到最后时直接跳过“乐”,只有刘玲玲认为,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

“开心就是今天最开心,因为今天所留的眼泪是开心的眼泪,不是哀愁的眼泪。但很多人都不知道,以为这种眼泪是最痛苦的、最伤心的,其实每一滴都是爱。”

张鈞淯:感激刘玲玲开导我
张鈞淯:感激刘玲玲开导我
27/08/2015

张鈞淯:感激刘玲玲开导我

说到最怀念的人事物,张鈞淯分享:“我在《118》的角色很坏嘛,所以常被孤立,被孤立的时候我就会到咖啡店的最角落处,那里会有一张桌子给我,其他人就一起围在旁边的桌子,就我一个人在那边,那就是张振辉的corner,也是我最舍不得的corner。”

拍摄一年多,张鈞淯和“老妈”刘玲玲相处时间最多,母子情深,而他最想感谢的人也是刘玲玲。他分享,去年和家人到台湾旅游3天回来后,不知为何,一时间适应不过来,一直拍不好,还念错台词,让导演很失望。

“因为之前我还认为我背台词背得蛮好的,也拍得很顺利,所以那次打击蛮大的,也开始有压力,结果拍完后我就受不了,跑到厕所里头哭。刚好老妈玲玲姐在叫我,我擦干眼泪出来,但大家还是看得出我哭过,玲玲姐从那天起就一直开导我,叫我不要给自己那么多压力,越有压力反而演得更不好,所以我很感激她。”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27/08/2015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27/08/2015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陈之财刚好经过摄影棚,带着儿子一起来凑热闹!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27/08/2015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27/08/2015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陈汉玮8月29日生日,剧组提前为他庆生。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27/08/2015

《118》演员泪洒摄影棚 求拍续集

演员和幕后工作人员拍大合照。

点击这里通过Toggle优先观看《118》剧集。

来投票:你们希望《118》开拍续集吗?

访问视频:
黄思恬和徐彬在片场上起争执!
摄影棚化成一片泪海

相关连接:
《118》庆生会 潘玲玲被崇庆初明汉玮强迫 “脱”
《118》幕后直击:演员片场必备物

Report a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