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禄江狠踩生死线立遗嘱 冯伟衷痛晕自闯急诊室

王禄江曾跟死神搏斗,死里逃生后马上立遗嘱交待后事;冯伟衷忍痛耐力一流,曾单枪匹马独闯急救室!

郑静琦、郑诗洁 拍摄;陈诗琦 剪辑
郑静琦、郑诗洁 拍摄;陈诗琦 剪辑
30/06/2016

郑静琦、郑诗洁 拍摄;陈诗琦 剪辑

《你也可以是天使》播出后颇受好评,第二系列(简称《你2》)卷土重来。

昨日,原班人员:郑惠玉、向云、王禄江、林慧玲、郑各评、徐彬、冯伟衷以及新加入的王沺裁和黄思恬一起出席在加利谷山举行的开镜仪式。

《你2》日前已开拍,为求逼真,主要演员事前也特别到医院上了3个小时的培训课程。

由于曾经合作,所有演员在现场都表现得非常熟络。

主角身兼活动主持人王禄江戏里戏外都非常“顽皮”,在现场一会儿开玩笑挖苦王沺裁是“小三”;再笑黄思恬、徐彬以及冯伟衷之间错综复杂的三角恋,让原本严肃的开镜记者会,笑声连连。

《你2》故事环绕在医院的护士及医疗个案发展,第二系列更会着重于护士们的生活,加入不少感情戏,虽然演员被“勒令”卖关子,但纷纷透露结局将会有惊喜!

既然故事主要发生在医院里,我们来让演员谈谈他们最难忘,跟医院相关的经验。

在荧幕上开朗活泼的王禄江曾经跟死神搏斗,死里逃生后马上立遗嘱交待生后事!阿姐自爆从小喜欢医院,提起父亲过世前的往事。

冯伟衷忍痛耐力一流,曾单枪匹马独闯急救室;向云儿子眼球差点被挖出来!

想知道他们的生死一线的亲身经历,点击图集看下去。

王禄江: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王禄江: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30/06/2016

王禄江: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王禄江在拍摄《城人杂志》时,患上骨痛热症。“到要生要死,家人把我送到樟宜医院。我依稀记得到医院的路上,我有多么地痛。肚子很酸,就像做了千万次sit up一样,一动全身都会痛。”

那时候医学还没有这么发达,他住进加护病房后,只能靠打点滴维持生命,一切得看他的身体自愈能力。

“最糟糕的是,医生发现我的白血球水平比正常的低40%, 他们跟我的家人说要做最坏的打算。”

“虽然我当时躺在那里,但身边的人说的一切,我都听得到,心里很慌。 我还记得鐘琴他们都来医院探我,大家站在门外交头接耳,假装不要哭…回想时觉得很好笑,但当下感觉很恐怖。”

“晚上我突然很想尿尿,看着红色的紧急按钮不知道要不要按,但觉得很丢脸,我就自己克服痛,脚一触地就跌趴在地上。最后我是爬到厕所,扶着拐杖上厕所的,尿到一团糟,但当时我很高兴,爬回床上。第二天医生告诉我的血小板开始攀升,身体好转。”

躺在病床上生死一线时,他发现很多事情都没有交代,担心两脚一伸,什么都没有处理好。病好了之后,马上就到律师楼立了一张遗嘱,“现在那张纸还在我的保险箱里。”

冯伟衷:胸痛到快晕自己到急诊室
冯伟衷:胸痛到快晕自己到急诊室
30/06/2016

冯伟衷:胸痛到快晕自己到急诊室

7、8年前某个晚上,冯伟衷跟一群朋友聚会时突然胸口刺痛。

他自小就不喜欢麻烦别人,所以没有把实情告诉朋友。

“我不想让人担心,我告诉他们我再待15分钟就走了。但刺痛的感觉越来越严重,我一上德士,立刻就到医院的急诊室去。“

当时虽然痛到快晕倒了,他还是很淡定。“没有人发现我有事,只有一个朋友发现我不对劲,所以搭德士跟在我后面。”

检查发现是肺有痰。“我忍痛的能力很高,当时医生也吓到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忍着痛,面无表情地走入急诊室。”

“我的父母在医院时告诉我,不要管你会不会麻烦到别人,自己有事就应该跟家人说,这是一种责任。”

幸好当时没事了,但他说性格难改。之前拍《长辈甜心》时眼睛因敏感发炎,他还是在没有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独自到医院去。

“当时我还坚持打完了针就回去拍戏,针有镇静剂,打了就睡过头了,3天才消肿。”

郑惠玉:从小喜欢到医院
郑惠玉:从小喜欢到医院
30/06/2016

郑惠玉:从小喜欢到医院

阿姐郑惠玉自小就喜欢到医院“闲晃”。

“我哥哥曾因为传染病住院所以不用上学,我觉得很好。但是小时候不能到病房去,只能隔着玻璃跟我哥哥说话,当时护士可能觉得我很可怜。哈哈。”

“我爸爸进出医院很多年,当时护士给我的印象很好,他们很有爱心。我父亲的病到了末期的时候常给我们惊喜。有时好像不行了,我们准备了后事,他又突然好了。”

阿姐提起父亲,眼眶都红了。

“最后一次的时候,一位常照顾他的护士给了我们一个心酸的表情,因为她照顾这个病人很久了,她知道他将会离世,但是我们还是寸步不离地照顾他。”

“我一直觉得护士是天使,身边没有护士朋友,我常很好奇他们的生活。拍第一系列的时候我认识了很多护士,她们其实很调皮,哈哈哈。”

向云:儿子眼球差点被挖出来
向云:儿子眼球差点被挖出来
30/06/2016

向云:儿子眼球差点被挖出来

身为母亲,向云最痛的经验,并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

儿子陈一熙中二时,戴隐形眼睛纠正视力,“我不太赞成,但是之财觉得还不错,所以就试了。可能孩子的卫生习惯不好,导致发炎,眼白变成红色,黑色眼球变成红色,一直流脓。”

“出席电视台记者会时,我接到之财的电话,说大事不好了。我赶到医院去,医生第一句话就说他会失去一颗眼球,还画图给我看,说他的眼睛只有一条神经线接连到身体,其他的都坏了,要把整个眼球挖出来。”

“那是我最恐慌的一天,但我们都没办法帮到他,当晚儿子入院,我们整晚都没有睡。”


因为发炎,陈一熙的单眼失明了7年,直到后来好心人捐赠眼角膜才重见光明。

提起往事,向云还心有戚戚焉。“经历那一次之后,我就能明白作为妈妈心痛撕裂的感觉,很无能为力。”

徐彬:打针打到手肿
徐彬:打针打到手肿
30/06/2016

徐彬:打针打到手肿

徐彬自称从小就是健康宝宝,少到医院。

“10岁时,我长水痘,家人送我到医院,可是护士经验不足,她连续用针头插了我的手臂3次,都没有对准血管,最可怕的一次是最后一次她还pump了一下,我的手立刻肿了起来。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打针打得最可怕的一次。 从那次开始,我每次都怕了。”

虽然他强调并没有针孔恐惧症,但每次打针还是难免害怕。“我每次都很担心他们找不到血管。”

徐彬和冯伟衷以及黄思恬在戏里都是饰演护士,还有一段纠缠不清的三角恋。如果要让冯伟衷或黄思恬为他打针,他会选择谁?

他立刻回答:“Aloy!Carrie帮我打针,会肿吧,哈哈哈!”

黄思恬:酗咖啡肾发炎
黄思恬:酗咖啡肾发炎
30/06/2016

黄思恬:酗咖啡肾发炎

黄思恬“酗”咖啡成瘾,每天至少喝超过5、6杯咖啡。

1年前她拍摄《118》时,狂灌咖啡,同时又没有补充足够的水分,导致肾发炎,40度高烧不退长达一个星期,被送入医院。

“那时我瘦了很多,很辛苦,爸爸妈妈也很辛苦,那次是我有记忆以来住院住最久的一次。吊了很多包水,烧都不会退。”

“当时我躺在病床上,手上插了很多针,我真的以为自己会死掉。那是我一辈子以来最难受的一次。”

大病之后,她学乖了,除了多喝水也养成跑步的习惯。

林慧玲:医院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林慧玲:医院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30/06/2016

林慧玲:医院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一身蓝色制服的林慧玲看起来非常“入戏”,颇有专业医务人员的架势。

她说:“很多人觉得护士很习惯看病人进去医院,可能没什么感情。但我本身经历过的是,家人,嗯…不方便说是什么事,但当时病情有少少的进展,我们家人都非常开心,护士跟我们一样开心。我觉得那一幕很难忘,也很感动。”

最近在医院拍戏,她乐得笑不拢嘴。“医院有好吃的东西,鱼片米粉,面粉粿…哈哈!都很好吃。”

她自爆:“这是第一系列的制服,现在穿起来有点松,因为当初我一直吃,拍到一半我要告诉剧组把我的制服弄松一点,因为实在吃得太多了。所以第二系列做造型时我有点紧张,到底可不可以塞进那件制服,幸好可以,哈哈哈。”

郑惠玉、王禄江跟翻糖蛋糕上的“自己”鬼马合照!
郑惠玉、王禄江跟翻糖蛋糕上的“自己”鬼马合照!
30/06/2016

郑惠玉、王禄江跟翻糖蛋糕上的“自己”鬼马合照!

林慧玲、王禄江这对“冤家”在第二系列将展开婚后生活,他们到底会遇到什么感情问题呢?*不告诉你*
林慧玲、王禄江这对“冤家”在第二系列将展开婚后生活,他们到底会遇到什么感情问题呢?*不告诉你*
30/06/2016

林慧玲、王禄江这对“冤家”在第二系列将展开婚后生活,他们到底会遇到什么感情问题呢?*不告诉你*

冯伟衷、黄思恬和徐彬在戏里有一段三角恋。
冯伟衷、黄思恬和徐彬在戏里有一段三角恋。
30/06/2016

冯伟衷、黄思恬和徐彬在戏里有一段三角恋。

郑惠玉、王禄江、林慧玲和向云再次合作!
郑惠玉、王禄江、林慧玲和向云再次合作!
30/06/2016

郑惠玉、王禄江、林慧玲和向云再次合作!

开镜咯!希望一切顺利…
开镜咯!希望一切顺利…
30/06/2016

开镜咯!希望一切顺利…

《你也可以是天使2》自11月1日起,每逢周一至周五,晚上9时,8频道播出。点击这里重温第一系列。

看视频!
王禄江跟死神搏斗差点死于骨痛热症?!
《你也可以是天使2》演员希望让谁“起死回生”?

相关连接:
郑惠玉看好黄思恬 徐彬冯伟衷盼兄弟反目

Report a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