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搁讲!“麦克疯”分享巡演荒谬奇事

观众呼呼大睡、大婶猛敲门狂喊、跟李显龙总理自拍惹麻烦……听“麦克疯”分享巡演的苦差事、乐差事!

陈佳怡摄影
陈佳怡摄影
18/06/2017

陈佳怡摄影

其他照片:麦克疯提供
钟秋琳拍摄/剪辑

观众呼呼大睡、大婶猛敲门狂喊、跟李显龙总理自拍惹麻烦……听“麦克疯”分享巡演的苦差事、乐差事!

麦克疯(MICappella)成军于2009年,成为本地首个中文纯人声乐团。

经历团员换血,目前成员包括黄恺灵、吴俊逸、叶大辉、吴铭伟、郑可心以及团长黄烈传。

麦克疯颠覆传统的Acappella乐团,走摇滚清唱风,2012参加中国选秀节目《The Sing-off清唱团》夺得亚军,在中国等地打响知名度。他们也因此获邀到德国、欧洲等地表演,在国内外累积高人气。

上个月,他们赴莫斯科参加首届《Spring A Cappella》音乐节,是唯一的新加坡代表,也是比赛的唯一亚洲团体。

他们在160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勇夺冠军,为国增光。明天(20日),他们将赴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首场大型售票演唱会,也期望11月在本地开唱。

6人日前到电视台接受Toggle专访,分享巡回演出的苦差事、乐差事。

“麦克疯”分享巡演荒谬奇事
“麦克疯”分享巡演荒谬奇事
18/06/2017

“麦克疯”分享巡演荒谬奇事

千万别先入为主,以为人声乐团都是正经斯文派,“麦克疯”人如其名,个个人来疯,和他们做一小时访问,从头到尾笑破肚皮。

吴俊逸疯狂不受控,敢敢挑战团长的忍耐限度,和老么郑可心一唱一搭,全场“最多话”。

叶大辉和吴铭伟稍微冷静一点,不过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团里唯一当了妈妈的黄恺灵,就像大姐姐,必要时会帮团长控制场面,然而她耿直率性,有些话听了让人倒抽一口气。

当中最“可怜”的就是黄烈传。整个访问中,团长忙着制止一群不受控的团员,还得认真做访问,正经回答Toggle的问题,更不时对镜头作手势,暗示某些内容不宜搬上台面。

继续点击图集,听麦克疯分享巡回演唱会的荒谬奇事!

#最难忘的演出
#最难忘的演出
18/06/2017

#最难忘的演出

吴俊逸:我们在中国举办一场讲座,结果是为5个中国老年叔叔唱歌。

黄恺灵:那天下大雨,所以很多人没有来。

吴俊逸:是根本没有人来!主办方觉得不好意思,特地请我们从新加坡过去,可是没有人出现。他们就叫社区中心正在打乒乓球的叔叔们暂停一下,来看我们演出。

吴俊逸:我们唱完第一首歌,就开始讲解什么是Acapella。他们觉得闷,一直说“你们唱吧,赶快唱”。结果第二首歌唱到一半,他们全部睡着。

黄恺灵:结束时,有一个伯伯还走过来问我们是不是用伴唱带。

吴俊逸: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听我们讲解,都在睡觉。我们表演时只是看着彼此,觉得太离谱了,可是还是继续唱。

吴铭伟:重点是我们有六个人,观众只有五个人。整段表演大概一个小时,可是我们没有表演完,他们第三首歌醒来,第四首歌就离开了… 

(你们感觉怎么样?)

黄恺灵:觉得很好笑咯,不会生气啦,就当作在彩排。

黄烈传:当时我想的是,这种事绝对不会在新加坡发生。

吴俊逸:新加坡人太有礼貌,就算觉得睏,还是有礼貌假装在听,哈哈。

#最难忘的演出
#最难忘的演出
18/06/2017

#最难忘的演出

郑可心:还有一次是一大堆大婶在门外敲门。

黄烈传:我们跟上海市政府合作,到了郊区的一个村庄,表演给退休人士,他们以前是农夫,现在没有别的娱乐,只有这些艺术表演看。我还们在排练他们就硬要进场。

黄恺灵:因为有空调,而且有椅子坐。

郑可心:我们唱歌的时候,他们就在那里织毛衣。我边唱边笑,因为他们的动作很大,而且还在聊天。

#压力最大的演出
#压力最大的演出
18/06/2017

#压力最大的演出

黄烈传:5年前参加中国大型电视节目《The Sing-off清唱团》比赛,那是我们第一次参加电视选秀节目。中国观众的人数很多,而且我们是以一个外国的团体参赛,在那里只能尽量做好自己的本分。每一集都有团体被淘汰,所以我们买的是单程机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送”回家。怎知一去不回头,一直比到决赛,最后拿了亚军。不过,我们一直都在拿亚军,所以在莫斯科第一次拿冠军,有进步!

郑可心:我入团才两年半,当时最大压力就是一入团就得马上学20多首歌,还要学舞蹈,学完后 马上出国表演。

吴俊逸(加入捣蛋):没关系,外国人不懂华语,你唱什么他们都听不懂。

郑可心:我们的《One Night In Beijing》版本前面有朗诵诗词的部分,去欧洲表演时,黄烈传每次都随便念。

黄烈传:我都乱唱“反正我随便说,你们也听不懂”。我们去年在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表演时,有三个新加坡人在场,他们的表情就是张嘴惊讶,然后一直笑,其他人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遇见大明星!
遇见大明星!
18/06/2017

遇见大明星!

吴俊逸:2013年,我们到香港参加《亚洲流行音乐节》,跟很多大牌亚洲艺人同台演出,在后台时,少女时代从我们面前走过。

叶大辉:其中一位成员碰了我的肩膀。 (吴俊逸调侃:保安没打死你吗?)

黄烈传:我记得我们和李显龙总理合照,站在他旁边很自然地想搭肩,我一碰到他的肩膀,马上感觉到身后有股强大的力量把我的手拉下来,拍照的瞬间,我的表情是垮的。之后,我马上转过身跟保安道歉,当下完全没意识他是总理,哈哈。

吴俊逸:这就是他的“star struck moment”。 

灵异遭遇……?
灵异遭遇……?
18/06/2017

灵异遭遇……?

黄烈传:去年7月,我们在塔斯马尼亚参加音乐节,傍晚时分,所有歌手聚集在一家酒吧唱歌、交流。

郑可心:唱到一半,突然有一个人慢慢走上前,我们以为他要跟我们一起跳舞,怎知他一只脚踩上台,却突然没有力,就往后倒,掉下台了。

吴俊逸:我们还一边看,一边继续唱。唱多半句,我们还是停了。过后,救护车来把那个人接走。

黄烈传:两天后,他还有回去那个场地唱,当时应该只是喝醉啦。

吴铭伟:现在想起来觉得好笑,但当时是恐怖的,因为他在台上是头先往下栽,之后没有再起来,所以不知道他是死是活。现在因为没事,所以变成笑话。

灵异遭遇……?
灵异遭遇……?
18/06/2017

灵异遭遇……?

叶大辉:有一次,我们从新加坡搭车出发到吉隆坡,原本6小时的路程,不知道为何花了10个小时才抵达…

吴铭伟:这不是灵异故事好吗!只不过是车子发生故障,只能每小时开40公里,所以花了很多时间。

吴俊逸:你不要这样对他啦,可能他当时已经吓个半死了,10个小时去吉隆坡耶,哈哈哈!

黄恺灵:我那时怀孕5个多月,其实那一趟行程对我来说,挺不舒服的。

#最难忘的粉丝
#最难忘的粉丝
18/06/2017

#最难忘的粉丝

黄恺灵:有一次表演后,某位女粉丝跪下来向我求婚,比我老公更早,哈哈。

叶大辉:我有一位异性朋友从新加坡飞到中国深圳参加我们的签名会,她送了我一束花,结果离开的时候,被另外两名女粉丝“架住”,质问她为什么送花给我。 

# 崩溃大哭的那一刻

叶大辉:记得某次我们在演唱黄恺灵为新专辑写的其中一首歌《Hello Again》时,大家都哭了。

黄恺灵:那是我为一名女粉丝而写,因为她轻生了。演唱的氛围很棒,郑可心先哭,我们被她影响,后来不能好好唱,因为观众全部也跟着哭了。

吴俊逸:团体的话,其实郑可心和吴铭伟加入之后,到现在都很美好。因为压力而崩溃,之前已经经历了,尤其是参加电视比赛的那段时期,我们会在酒店大吵大哭,那是另一种“境界”。现在不会想再回到那种情绪。

看视频!
“麦克疯”唱到观众睡着...
“麦克疯”会选张学友还是刘德华当新团员?

相关连接:
麦克疯新增女团员被迫“卖肉” 盼与林俊杰合出辑
专题:为国增光!本地歌手闪耀海外歌唱比赛

Report a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