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可风“钱都给演员” 袁澧林称王菲:无人能及

杜可风承认自己电影“一点都不商业”,对演员百分之信任因为“钱都交给他们!”;袁澧林乐当文青女神,称比当“妖女”好。

李慧玲摄影
李慧玲摄影
30/11/2017

李慧玲摄影

洪顺成拍摄/剪辑
部分照片:Bonnie Yap & SGIFF

国际知名导演兼摄影师杜可风、香港新晋导演白海前天(28日)携《白色女孩》(简称《白》)主要演员袁澧林、小田切让、姚学智和胡子丹来新为电影造势。

电影前晚在第28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SGIFF)放映。故事以香港最后一个鱼村为背景,讲述当中发生一段扑朔迷离的爱情故事。

女主角袁澧林在片中饰演对阳光过敏的女孩,父亲因过于保护她而把她关在家中不准她外出。女孩想要逃避严父,出走时遇上来自异地的谜样男子,让“白色女孩”从另一角度看世界。与此同时,村民豪仔撞见一班中国旅客秘密到访,并发现他们与贪婪的村长心怀不轨。

《白》在香港的大澳渔村取景,一段水上渔村的奇妙邂逅,带出发展与保育以及香港人身份认同的焦虑与希望。

生于澳大利亚,在不同国家和城市云游四海的杜可风,不止一次说过“香港给了我很多,我要还给她”,他与白海首次合作推出的作品是2015年的《香港三部曲》,电影以半纪录片方式,将占领行动及参与人物摄入镜头。

原来两人早在5年前就开始共同编写《白》剧本,其间发生占领行动,他们不得不先回应当下,而《白》就是一场延伸。

杜可风:来不及后悔
杜可风:来不及后悔
30/11/2017

杜可风:来不及后悔

两位导演一同接受Toggle专访时分享,香港200多年前还是个渔村,如今所有渔村的村民都已经搬到岸上、迁往市区居住,渔民也不再靠捕鱼谋生,人们的生活方式大大改变。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个隐喻,假如不好好珍惜和保留香港的文化遗产,这些独一无二的东西总有一天会消失。

文艺片不是人人都消化得了,会否担心观众“看不懂”?杜可风坦承《白》“一点都不商业化”, 他们的出发点是“自私”的,制作这部片不是为了迎合大众口味,而是为了表达个人情感和对某些课题的想法。

“我的经验是,好的电影都是很个人的。我们想要通过电影说的是,这是我们的想法和感受,或许也会有其他人跟我们一样这么想。”

两人在短短14天内完成拍摄,白海表示过程中必须作出许多取舍。剧本首稿出炉时,制作人说需要花25天拍摄,但他们时间有限,需要过滤和决定哪些场面该留,哪些该放弃。

“我不愿意用‘牺牲’来形容,因为这些限制也会让故事变得更集中、简单,基本上就是回归我们最初想要表达的内容。”

“Chris(杜可风)每次说,‘来不及后悔’。所以我们没有后悔。”

对袁澧林“一见钟情”
对袁澧林“一见钟情”
30/11/2017

对袁澧林“一见钟情”

默契十足的两人仿佛认识数十载的好友,完全不敢相信这只是他们第二次合作。上一次的《香港三部曲》由白海担任监制、杜可风执导,这次两人联合执导演筒。

问他们合作经验是否有不同?调皮的杜可风“嗯”了很久假装对于白海没话好说,然后才认真说“我不觉得我们是联合导演。我们俩是一体的。”

“我们的友谊最可贵的地方就是信任,我们知道彼此的优点和擅长之处,所以她做她擅长的,我做我擅长的。”

是的,这部电影大部分都建立在“信任”上。导演对导演的信任、导演对演员的信任、演员对导演的信任等等……

“信任”这关键词多次出现在当天的访谈之中,是他们一再强调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

白海花了5年时间选角,他们当时需要一个“皮肤呈现苍白色并且能说一口流利粤语的女演员”,杜可风又要求她“高、颈长”等等,监制说他们要找的人根本“不存在”,叫他去中国找,因为北方人皮肤白,但白海认为如果不用香港演员,那电影中说的都会变成虚伪。

后来白海认识了袁澧林,立刻认定她是“对的人”,“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是一种直觉,很难解释。”

出道两年,年仅24岁的袁澧林演出演艺经验尚浅,为何会愿意将“白色女孩”这角色重担交给她?

白海回:“我从不喜欢用‘casting’这个字,那太商业化。所谓的选角就是选择你信任、想要合作的人,这很重要。”

杜可风则打趣说,他们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演员”,所以不得不信任他们。“他们的酬劳还不错!哈哈哈!”

袁澧林:担心是我的别名!
袁澧林:担心是我的别名!
30/11/2017

袁澧林:担心是我的别名!

两位导演对袁澧林如此有信心,想必她承受着巨大压力?

袁澧林接受Toggle专访时坦言,拍摄时遇到最大挑战是自己的过分担忧和顾虑。“一开始所有东西都不是很清楚,比如我在角色方面一直想要多一点点的设计,但导演说‘不用,你做你自己就好了’,但身为新人会害怕给得够不够、表演准不准确。这是我经常有的质疑,他们反而没有。”

她笑言:“担心是我的别名!”

袁澧林于2015年当模特儿入行,短短两年就成为媒体和广告新宠儿,急速由模特儿转型演员,首拍电影和电视剧就已担纲女主角。她曾参与的作品包括《玛嘉列与大卫系列前度》、《We I U》、《那一年,我17》等。

回忆起出道后的这两年,刚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会计系的袁澧林认为自己的幸运的。父母一开始反对她进演艺圈,但对从中学时期就对表演有热忱的她,误打误撞和朋友一起参加模特儿试镜后开始踏上这条“不归路”。

“妈妈觉得在电视机出现的人的世界可能会比我们普通人复杂,她一开始害怕我会(受环境影响)而改变,变成另一个人,但我发现这圈子其实挺透明的,没有家人想的那么可怕。”

视王菲为女神
视王菲为女神
30/11/2017

视王菲为女神

气质清新的袁澧林被封为“文青女神”,她对于这封号的看法竟然是:“挺好的啊。比妖女好啊,对不对?哈哈哈。”

她私下确实有“文青”的一面,喜欢看书、看电影,有“书卷”气息,但她觉得“文青”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标签,已经脱离它原来的意思。

“文青是‘文艺青年’嘛,但现在很多人会说,‘你穿得很文青’,它已经变成一种时尚风格了。大家一开始看到我,可能也会觉得我的穿着很文青吧。”

而女神对她而言是像王菲这样的“天后级”人物,自己还差得远了,“经常觉得现在无人能及(她)了”。

“我也很喜欢Emma Watson,她具备了美丽与智慧,我觉得每个女人都应该像她。”

至于心目中的男神,她点名一同合作《白》的日本个性派男演员小田切让。小田切让听闻后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笑言根本无法理解为何会有人把他当作男神,“我真的不是男神,我只是人。”

文青也好、女神也罢,封号而已,袁澧林倒觉得无所谓,也不担心因此被“定型”。

她想成为多面性的演员,接下来想挑战精神病人角色。“可能跟之前做义工听一些打电话来诉苦的人有关系,我老是能够明白世界上你觉得很疯、有问题的人的感受,所以我觉得如果有机会演,应该会不错。”

“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还没学成表演的时候已经获得机会,但我觉得我还需要努力成为更好的人。”

日本知名演员小田切让
日本知名演员小田切让
30/11/2017

日本知名演员小田切让

导演白海、杜可风以及主演演员一同出席前晚于首都剧院(Capitol Theatre)举行的特别献映,众多本地艺人及电影人也亮相红地毯。
导演白海、杜可风以及主演演员一同出席前晚于首都剧院(Capitol Theatre)举行的特别献映,众多本地艺人及电影人也亮相红地毯。
30/11/2017

导演白海、杜可风以及主演演员一同出席前晚于首都剧院(Capitol Theatre)举行的特别献映,众多本地艺人及电影人也亮相红地毯。

 谢宛谕
谢宛谕
30/11/2017

谢宛谕

方展发
方展发
30/11/2017

方展发

陈罗密欧
陈罗密欧
30/11/2017

陈罗密欧

陈泂江
陈泂江
30/11/2017

陈泂江

黄思恬
黄思恬
30/11/2017

黄思恬

温淑安
温淑安
30/11/2017

温淑安

泰国导演Pimpaka Towira、本地导演陈子谦、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执行总监云妮·海迪
泰国导演Pimpaka Towira、本地导演陈子谦、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执行总监云妮·海迪
30/11/2017

泰国导演Pimpaka Towira、本地导演陈子谦、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执行总监云妮·海迪

《白色女孩》姚学智、胡子丹
《白色女孩》姚学智、胡子丹
30/11/2017

《白色女孩》姚学智、胡子丹

《第28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12月3结束,详情点击:www.sgiff.com

看视频:
导演杜可风把钱都给演员?

相关连接:
新加坡媒体节Singapore Media Festival官网
任达华为爱女转战喜剧 坚守亚洲不西进好莱坞
惠英红不介意全裸出镜 伍佰想当武打明星
杨紫琼计划明年来新拍片 间接证实加盟美剧《Star Trek》

Report a problem